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劉世錦:將產業規劃當成經驗是對中國發展的莫大曲解


建設高標準的市場經濟要說清楚幾個問題。

第一,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取得巨大成就依靠的是什么?對此,國內外有不同看法和說法。近期中美貿易摩擦中,也有人在這個問題上給中國潑臟水。那么,靠的是搞國家資本主義、國企行業壟斷、計劃經濟色彩較重的發展規劃和產業政策、政府補貼、不尊重知識產權甚至偷盜技術,還是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堅持和擴大對外開放、積極發展多種所有制經濟特別是民營經濟、保護產權特別是知識產權、在合法引進技術的同時加快推動創新?

應該說,答案是很清楚的。但也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比如,某種關于中國產業發展的規劃,充其量是部分行業管理者和科研人員對未來發展前景的一種展望,能起的作用也只是提供一些信息,引導一下預期。如果以為中國未來的產業發展必須照此辦理,那么中國原本就不需要搞市場經濟,維持原來的計劃經濟就可以了。中國未來的產業發展要靠創新驅動,而創新是高度不確定的,因而是不可規劃的。五年前,人們很難想象互聯網經濟能發展成當今這個樣子。面對大數據、人工智能、機器人等科技的快速發展,五年、十年后的中國制造、中國服務究竟是何種狀態,同樣難以想象,更難以規劃。把那種計劃經濟色彩相當重的產業規劃當成中國過去或未來成功的核心要素,實在是對中國發展的莫大曲解。

第二,中國是要建設一個低標準、不完善的市場經濟,還是要建設一個高標準、高水平、高質量的市場經濟?中國的市場化改革進行了四十年,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尚不完善。目前,商品市場大部分實現了市場化定價,可以說是大半個市場,要素市場化尚在途中,是半個市場。總體來說,我們目前仍然是一個低標準、不完善的市場經濟。當前,我們對內要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對外則要實現高水平對外開放,低標準、不完善的市場經濟顯然無法適應。國際經貿談判中有些人抓住中國市場經濟體制不完善之處做文章,有些國家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在這種態勢下,中國當然不能戴上這頂低標準、不完善的市場經濟帽子,必須也能夠朝著完善市場經濟、建設高標準市場經濟的方向前行。

第三,在建設高標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過程中,面對諸多焦點和難點問題,是別人要我們改,還是我們自己主動要改?轉向高標準市場經濟,就是要以產權保護和要素市場化為核心,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深化改革,其中涉及一些焦點難點問題,包括打破行政性壟斷、公平競爭、國資國企改革、產業政策轉型、改革補貼制度、保護產權特別是知識產權、轉變政府職能、維護勞動者權益、保護生態環境和綠色發展等。對這些問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和十九大都指出了改革的方向、重點和方法,并不是別人逼著我們要改,而是我們從長計議、戰略謀劃,從中國國情出發做出的主動選擇。由于更了解情況,知道改什么、如何改,我們自身推動的改革,有可能改得更為徹底、更有成效。

第四,是通過把中國特色和市場經濟相互融合,增強我國的競爭優勢,還是把計劃經濟遺留下來的、過渡性的、應被改掉的那些東西當成體制優勢?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歷史文化傳統,由此形成的市場經濟必定各有特色,美國、日本、歐洲的市場經濟形態就各不相同。中國有較強的政府能力、較大規模的國有資本、較高的社會共識、超大型經濟體的市場規模等,如果我們能把這些要素和市場經濟的規則有機融合,就會轉化為重要的競爭優勢。

當前,我國正處在增長階段轉換、發展方式轉型、體制轉軌的過程之中,有些東西是計劃經濟遺留下來的,有些東西是轉型期過渡性的,有些東西則是符合市場經濟規則正在成長的,還有一些東西屬于新瓶裝老酒。必須把自己真正的特色優勢與計劃經濟遺留下來的、過渡性的、要改的東西區分開來,不能把后者當成體制優勢加以固守。

第五,在全球市場經濟體系的競爭中,中國只是當一個后來者,還是要走到前邊當引領者?近現代市場經濟在全世界的發展已有數百年的歷史,加入者有先有后。歷史已經證明,市場經濟是人類經濟繁榮、社會進步的共同選擇,也是我們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經濟基礎,并非西方國家的專利。

中國是市場經濟和全球化的受益者,也是貢獻者。我們加入市場經濟體系較晚,但蓬勃發展的中國經濟,已經給全球市場經濟體系的發展創造了很多新的有價值元素。全球經濟體之間的競爭,說到底是各自市場經濟體系的競爭。下一步,中國應該也完全可以對全球市場經濟體系發展做出更大貢獻,完全有理由把發展高標準市場經濟、高水平對外開放的旗幟舉得比西方國家更高,走到全球市場經濟體系競爭和發展的前列。這方面,一定要汲取以往的一些教訓,不能把體現人類經濟社會發展共同規律的好東西讓到別人手里,而使自己處在被動地位。

把這幾個問題說清楚了,合乎邏輯的結論是中國應該確立雙高目標,即建設高標準的市場經濟、實行高水平的對外開放。確立這樣的雙高目標,無論是應對中美貿易摩擦和下一步國際經貿規則變局,還是在國內穩預期、提信心,都可以使局面豁然開朗,贏得主動。

從國際上看,中美貿易摩擦仍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WTO(世界貿易組織)改革勢在必行,國際經貿、投資、金融規則可能出現深度調整,主要經濟體之間有可能走向自貿區零關稅。面對這種局面,如果我們確定了高標準市場經濟、高水平對外開放的目標,就能夠在新一輪國際經濟治理結構博弈中占據制高點,不僅不會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成為出局者,而是要成為引領全球市場經濟發展方向的領局者。

在國內,穩定預期、理順關系,當務之急是落實好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和十九大關于改革開放的要求,切實加快推動國資國企、土地、金融、財稅、社保、政府管理、對外開放等重點領域的改革進程。把這些要求真正落實到位,才能在建設高標準市場經濟方面邁出實質性步伐,在一個更高平臺上爭取到新的有利國際國內發展環境,贏得新的發展機遇期。

(來源:中國經濟五十人論壇)

責任編輯:韓旭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今天的15选5推荐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