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南繁,筑牢糧食安全的創新底座


南繁是指將夏季作物的育種材料,冬季拿到我國南方熱帶地區繁殖和選育的方法。可以說,南繁是農業科技的創新高地,是培養科研人才的搖籃,是轉化科研成果的引擎。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北方雜交粳稻奠基人楊振玉、玉米育種家程相文、國產抗蟲棉發明家郭三堆、“西北瓜王”吳明珠,周開達院士、謝華安院士……這些為我國農業發展作出卓越貢獻的育種家們,從事的專業各有不同,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經歷:在南繁度過了艱苦歲月,創造出一個個育種奇跡。

什么是南繁?南繁是指每年11月至次年5月,利用海南三亞周邊能夠滿足植物周年生長繁殖的熱帶氣候與環境條件,開展農業基礎研究、品種選育、種子鑒定等活動。可以說,南繁是中國飯碗的創新底座,是農業科技的創新高地,是培養科研人才的搖籃,是轉化科研成果的引擎。

一甲子的南繁歲月,變的是來來往往的科研材料和育成的品種,不變的是科學家們的執著與奉獻。從居無定所、年年找地,到基礎設施有改善、科研用地有保障,南繁的創業創新環境今非昔比;從讓8億多人“吃飽飯”到讓近14億人“吃好飯”,一代代育種專家們對糧食安全的追求從未止步,他們用堅持不懈的科研創新,讓農業科技的翅膀更硬,讓中國人的飯碗端得更牢。

科研育種高地

在吉林省種子站位于三亞的南繁基地見到黃廷君時,他正在田里搞灌溉。1983年,大學畢業后他就來到吉林省種子站工作,隨即開始了南繁工作。談及初次南繁的經歷,他至今記憶猶新。“第一次從長春到三亞走了7天。那時,尋找合適的科研基地很難,住宿條件也很差,化肥農藥機械啥都缺。”慢慢地,南繁的條件變好了。“拿灌溉來說,一開始是兩人提水,之后有了小型抽水機,后來是溝灌,如今有了噴灌、滴灌。”這些年,黃廷君每年有約130天待在海南,木棉花開就是要回去的時候。這時,他帶著培育的材料回到吉林繼續大田試驗。

近幾年,黃廷君主要從事玉米種子鑒定工作。每到冬天,他和團隊要鑒定480份種子樣品,這些樣品將涉及5000萬公斤種子的用種安全。海南氣候資源條件獨特,在冬季可對當年收獲的種子開展田間純度種植鑒定,提前監控種子質量狀況,防范劣質種子流入市場。自1995年以來,原農業部每年都將監督抽查的雜交水稻、玉米和棉花種子送至海南開展田間鑒定。黃廷君等人每年在此開展種子田間純度鑒定,確保了合格種子進入市場。

南繁已有60多年的歷史。據玉米育種家程相文回憶,上世紀50年代,遼寧省農業科學院率先派員到海南崖縣(今三亞)開展水稻和玉米育種工作,拉開了我國南繁工作序幕。1966年,原農業部在海南召開玉米親本繁殖會議,之后到海南南繁的單位迅速增加。到上世紀60年代末,有21個省份共3500人到海南南繁,育制種面積達8.2萬畝。

海南省南繁管理局常務副局長林景山告訴經濟日報記者,通過南繁,我國主要農作物完成了6至7次更新換代,每次品種更新的增產幅度都在10%以上。數據顯示,最近10年,主要農作物中,國家審定的品種有1345個出自南繁,占總數的86%;省級審定的12599個品種,育自南繁的占91%。南繁已成為我國農作物育種應用研究與基礎研究的重要基地。

種業人才搖籃

南繁南繁,又難又煩”。曾經流傳在南繁基地的這句話道出了科研人員所面臨的困境。歸根結底是缺乏統一規劃,科研用地不穩定,生活保障跟不上,給南繁基地的管理和服務帶來了麻煩。此后,隨著海南旅游資源不斷開發、城市建設的發展,各種建設用地與南繁科研用地爭地的矛盾越來越突出。

2015年,經國務院批準,《國家南繁科研育種基地(海南)建設規劃》正式印發,南繁基地建設全面上升為國家戰略。《規劃》明確劃定26.8萬畝科研育種保護區,其中,5.3萬畝為核心區,是“紅線中的紅線”,實行永久保護。隨著規劃的落實,南繁事業全面步入規范化發展的新階段。經統計,目前南繁基地規模約20萬畝,主要分布在海南省的三亞、陵水、樂東等6個市縣。

今年4月,中國農業大學海南南繁基地,該校教師劉波在各種玉米植株中穿梭授粉。2012年12月,劉波第一次來到三亞從事南繁玉米育種,如今已在當地成家,妻子就是當地人,與他一起從事南繁玉米授粉。從中國農業大學國家玉米改良中心的一員到中國農業大學南繁基地負責人,他見證了近年來南繁事業的發展。“如今的基地,有曬場、烘干設備,可以遠程監控,可以上傳科研數據,基地各項科研設施齊備,條件大為改觀。”

四川省樂山市農業科學院作物遺傳所所長李乾安近年來主要從事水稻的南繁工作。“1萬多種樣本組合才有可能育出一個新品種,而一個新品種要經歷十幾代繁育才能穩定下來。育種要耐得住寂寞。每年我們抱著希望而來,雖然也有鎩羽而歸的時候,但來年依然會滿懷希望再戰。”從事水稻育種工作29年來,李乾安主持育成水稻新品種9個,主研育成高產稻新品種6個,發明新材料7份。其中,配制組合“岡優188”連續3年在四川水稻品種中生產面積第一。

像劉波、李乾安這樣的農業科研工作者在南繁基地還有很多。目前,共有來自全國29個省份,超過700家農業科研院所、大專院校、技術推廣及種業機構,近7000名科技人員從事南繁工作。在60多年的南繁歷史中,全國來海南從事南繁的人數累計近60萬人次。他們在這塊熱土上辛勤耕耘,不斷成長。

科技成果轉化器

全省設施大棚的標準就是我們制定的。”三亞南繁科學技術研究院南繁作物植保中心副主任韓曉燕說,研究院近年來在南繁成果就地推廣轉化方面下功夫——篩選優質嫁接苗黃瓜“馳譽505”,至今在全市推廣該優質油亮型黃瓜新品種超過1萬多畝,輻射帶動創造經濟效益超過1億元。

人們發現,南繁成果本地轉化率在逐步提高,帶動了當地農業產業化發展。目前,海南省南繁水稻品種覆蓋率達95%以上,冬季瓜菜品種基本全部來自南繁相關單位;此外,還啟動建設了水稻小鎮、南繁小鎮、國家南繁博物館等項目,培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新業態,促進南繁與旅游等融合發展。

海南三亞南繁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柯用春表示,海南一直在探索改變長期形成的“兩頭在外、中間在瓊”的南繁模式,把這些資源就地轉化,助力海南農業發展和農民增收。要通過南繁優勢的發揮,圍繞國家糧食安全和全球種業創新前沿,加強科研、生產、生活、管理服務,謀劃建設中國南繁科技城、南繁育種國家實驗室等一系列重大項目,著力打造南繁種業“硅谷”。

為了讓《規劃》既推動科研育種,又惠及海南地方,農業農村部支持探索核心區建設與南繁小鎮建設、休閑觀光旅游區建設等相結合;湘瓊兩省簽署農業合作備忘錄,在南繁基地建設、檳榔等優勢特色產業方面開展合作;上海市農委和陵水縣政府簽訂農業合作協議,互惠共贏推動陵水現代農業發展。

林景山說,現在的南繁已由過去的加代繁育為主,向科研育種、制種繁種、應急種子生產、純度鑒定和生物育種研究等多功能轉變。近年來,南繁育種面積保持在20萬畝以上,是科研育種面積的5倍多。南繁基地常年水稻制種面積超過20萬畝,年生產種子約4500萬公斤,相當于全國雜交水稻需種量的20%以上,發揮著無可替代的種子供應調節作用。

(來源:經濟日報)

責任編輯:韓旭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今天的15选5推荐号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