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錢學鋒 龔聯梅:夯實開放型世界經濟內生動力


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可以降低不確定性,為企業提供增加收益的條件,為國家乃至世界經濟發展助力。歷史經驗證明,開放合作是增強國際經貿活力的重要動力,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有不可低估的作用,世界各國從中受益良多。

  雖然,在開放的世界經濟構建過程中,會存在多種形式的貿易保護和摩擦,但是,國際社會已經意識到,共同努力推進全球化、完善多邊貿易體制,才是應對當下困境的明智之舉。全球化依舊是大多數國家努力的方向,開放型的世界經濟發展趨勢仍然不會改變。

  世界經濟不確定性增加

  當今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伴隨著全球化浪潮和新技術革命蓬勃發展,國際政治經濟中的“黑天鵝”和“灰犀牛”漸成常態,21世紀的世界經濟進入了不確定性時代。

  2008年的次貸危機和2011年的歐債危機,暴露了資本主義和全球化市場的深層次脆弱性,任何輕微的外部沖擊都有可能導致新的金融危機爆發。全球化和逆全球化、貿易自由主義和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和多邊主義之間的博弈不斷升級,引發了局部貿易摩擦,甚至激烈的貿易戰,不僅給企業投資和生產帶來極度的不確定性,而且使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秩序面臨崩塌的危險,損害了人類社會和平健康發展的共同信念。此外,石油危機、糧食危機、氣候危機等問題也不時卷土重來,全球性治理難題頻出,世界經濟的高度不確定性不斷被推高。

  高度的不確定性,對人類社會持續健康發展,尤其是世界經濟的發展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對企業而言,不確定性沖擊導致其投資成本增加,企業被迫減少投資甚至是退出市場,存活企業的產品價格上升、產品質量下降。更重要的是,由于市場存在極度不確定性,存活企業為規避風險,會減少對產品創新研發的投入,進而導致產品創新停滯不前。對消費者而言,不確定性不僅會從產品價格、產品質量、產品種類上減少其福利,還會通過跨期消費影響其整體福利。對行業而言,不確定性會導致生產率的下降,進而影響行業的國際競爭力。更甚者,不確定性會導致行業的波動,從而通過溢出效應,影響相關行業的健康發展。對國家而言,企業減少投資甚至退出市場,都會導致產出和就業崗位的下降,降低經濟增長率和就業率,進而惡化宏觀經濟。此外,不確定性會惡化政府政策的實施效果。政府傾向于在經濟疲軟時改變其政策,有效地為市場提供保護,然而,不確定性不僅會增加政府政策制定和執行的障礙,還會降低這種隱性保護的價值。

  開放型世界經濟是維護全球貿易體系的重要舉措

  不確定性是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的基本客觀事實。在經濟高度全球化之后,不確定性不僅具有國際溢出效應,還具有政策溢出效應,幾乎沒有國家能夠在這種不確定性中獨善其身,如何應對經濟不確定性沖擊是國際社會共同面臨的難題。

  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是中央做出的重大戰略部署,是新時代背景下的必然選擇,是應對經濟不確定性沖擊的重要舉措。早在2013年9月5日,中國政府就提出了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的理念。2018年11月5日,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中國政府進一步闡述了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的本質和邏輯,提出“共建創新包容的開放型世界經濟”,推動世界經濟向“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方向發展。未來中國將激發進口潛力,持續放寬市場準入,營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推動多邊和雙邊合作深入發展,以應對不確定性沖擊。開放型世界經濟,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信念,以“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為基本導向,奠定了未來貿易政策的基調,保證了未來貿易政策的可預測性,維護了世界經濟健康發展的基本信念,為應對全球不確定性沖擊、維護全球貿易體系,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它符合歷史發展規律和經濟發展規律,必將為實現人類社會持續而健康的發展奠定堅實的物質和精神基礎。

  開放型世界經濟符合歷史發展規律。縱觀世界經濟的發展史,更開放的世界經濟將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在全球性經濟和金融危機后,保護主義橫行,其目的除了保護國內產業,更重要的是,在利益重新分配和新世界經濟格局構建過程中增加談判籌碼。保護主義只是浩瀚歷史中人類社會爭奪市場的手段。新的世界經濟格局,終將始于開放型世界經濟。20世紀的多邊貿易協定和雙邊貿易協定,都是各國在保護主義無法實現“保護國內產業、復蘇經濟”的美好愿景后,回歸開放合作的歷史選擇。立足當今,開放合作是推動世界經濟穩定復蘇的現實要求。21世紀不確定性沖擊暴增,尤其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全球經濟呈墜崖式下跌,部分國家和地區甚至出現負增長,經濟復蘇緩慢是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的整體特征。世界經濟迫切需要穩定、開放、合作的發展環境。只有順應歷史潮流,才能與時代同行。放眼未來,開放合作是促進人類社會不斷進步的時代要求。

  開放型世界經濟符合經濟發展規律。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可以降低不確定性,為企業提供增加收益的條件,為國家乃至世界經濟發展助力。歷史經驗證明,開放合作是增強國際經貿活力的重要動力,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有不可低估的作用,世界各國從中受益良多。雖然,在開放的世界經濟構建過程中,會存在多種形式的貿易保護和摩擦,但是,國際社會已經意識到,共同努力推進全球化、完善多邊貿易體制,才是應對當下困境的明智之舉。全球化依舊是大多數國家努力的方向,開放型的世界經濟發展趨勢仍然不會改變。在開放型世界經濟的構建中,中國經濟實現騰飛,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

  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與夯實內生動力

  長期以來支撐中國外向型經濟發展的內外環境和優勢正在經歷深刻的變化和轉換,構建創新包容的開放型經濟,中國既要在宏觀和中觀層面制定發展戰略、營造良好環境,也要從微觀層面推動企業成長,既要讓市場起決定性作用,也要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從而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夯實內生動力。

  首先,在宏觀層面,充分發揮大國市場優勢,奠定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市場基礎。中國人口多,需求大,且市場具有多元化和多層次體系的特點,應有效地利用市場規模優勢、多層次市場體系優勢與多層次市場開放優勢,以充分培育開放型世界經濟的內生市場動力。在市場規模優勢方面,基于中國人口總量和經濟體量,充分發揮本地市場效應,激發中國制造業和服務業發展的內生動力。在市場體系優勢方面,基于中國市場的多元化和多層次體系,從城市群產業鏈角度激發城市間的跨區域重組動力,從城鄉融合角度提升資源空間再配置效率。在市場開放優勢方面,通過不同層次市場的梯度開放,既能夠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又能降低和緩沖外部環境不確定性沖擊對本國產生的不良影響;同時,通過不同層次市場的試點試錯,能夠提升開放型世界經濟政策的有效性。

  其次,在中觀層面,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的產業支撐體系。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的主體,是強國之基。如今,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發生,中國正處于經濟發展轉型階段,只有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培育新的國際競爭優勢,才能將中國發展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制造強國。同時,推動科技創新、培育新的增長點。長期來看,經濟增長依靠生產力的提升,而生產力提升依靠科技的發展。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全球經濟增長愈發乏力,迫切需要科技創新,以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中國應該強化產業升級,發展高端產業,提高未來核心科技領域的競爭力。此外,加強產業政策與國際貿易規則的協調,既為中國產業國際競爭力的提升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又為推動多邊和雙邊合作深入發展營造了一流的國際營商環境。

  再次,在微觀層面,推動中國企業成長、培育世界一流的跨國公司,打造開放型世界經濟的生力軍。作為產業升級、培育國際競爭新優勢的主體,企業的發展至關重要。在極度不確定性下,企業受到的沖擊巨大,尤其是跨國企業。更重要的是,由于世界經濟復蘇過程曲折,中國主要貿易伙伴需求低迷、貿易政策不確定性高漲,過去依托低附加值制造業參與出口的企業遇到發展瓶頸,迫切需要激發內生動力,培育新的國際競爭力。如何在跨國投資的過程中優化資源和要素配置,實現企業市場規模和生產率持續增長,是提升企業應對不確定性沖擊能力的關鍵,也是企業在開放型世界經濟中取得長足發展的關鍵。

  最后,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需要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具體來看,中國應積極參與國際經濟治理,彰顯大國風范,提升國際政治經濟秩序重構的話語權。同時,構建創新包容的開放型世界經濟,需要在“一帶一路”倡議先期實踐基礎上,結合中國開放型世界經濟構建的制度環境,融合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等全球性總體發展議程,制定出開放型世界經濟戰略框架,從而保證開放型世界經濟進程的順利實施。

(來源:經濟參考報)

責任編輯:王君寧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今天的15选5推荐号码是多少